减肥 RSS
热门关键字:  生逢灿烂的日子   初三回来   富奥股份   地球最后的夜晚   大眼新鼬鳚   高山棘盖鲶   单孔海猪鱼   不发音   历史大题   奇奇蒂蒂  
相关减肥文章
赞助商链接
广告位置
 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客户反馈 >

白云之上杜鹃红(散文)-容声冰箱官方网站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10-24 16:10 浏览:

  “作为阵地长,守卫在这如画似锦的边防线上,你是否感到特别的自豪与快乐?”我问前来中央电视台录制文化访谈节目的中扎顿。

  “那是!不过,我们也感到肩上的责任沉甸甸的。”他回答道:“自从乃堆拉变成边贸关口之后,来此旅游和经商者逐年增多,守卫在这里的每一位边防军人,就陡增了一份责任。我们既要执勤上哨,又要时刻注意展示中国军人的良好形象。”

  中扎顿,典型的藏族小伙子。1.78米的身高,黑里透红的脸膛,结实挺拔的身板,一身发旧的迷彩服,朴实得就像乃堆拉一株平凡的杜鹃。

  他是2006年6月从昆明陆军学院毕业后来到乃堆拉的。从此,他就像一只高高飞翔的雄鹰,警惕地守望着祖国的边防线。

  别看乃堆拉的春天如此美丽,它的冬天却是另一副面孔:冰天雪地、狂风大作、寒冷潮湿。那漫天飞扬的白云,在这个季节就变成一团团浓雾、一片片寒霜、一阵阵冷雨,或一场场大雪,锁住了乃堆拉通向外面的通道,封冻了哨所下山的阶梯。每年不到10月,阵地就进入冬季,一直到来年的四五月份才结束。那时的杜鹃,只有几枝被移栽在战士们的罐头盒里,给哨所留下一点春意。一群活泼乱跳的小伙子,被关在平均海拔4400多米的几间屋子里,一呆就是半年,那是一种什么滋味?

  中扎顿说:“在这样的环境中,战士们最大的敌人就是懒散。”正是在那白云变成恶魔一样笼罩乃堆拉哨所的时节,中扎顿主动要求到离连部9公里而距边防线最近的二号阵地当了阵地长。在军校过惯了紧张生活的他,一上哨所,就发现了问题:有的战士除站岗之外就是睡懒觉,有的成天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也不知道洗洗,还有的胡子拉碴军容不整。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会影响部队的战斗力。

  于是,他立即着手对哨所进行“整顿”。他一个个找战士谈心,叫大家严格作息时间,坚持一日生活制度。有个兵龄老一些的士官仍不按时起床。那天早上,中扎顿让人去叫他,那个老兵拖着个鞋,边走边系衣服,很不情愿地来到他面前,藐视地盯着这个新阵地长。中扎顿火了,一把揪住那个老兵的胳膊论理,这一下,那个老兵知道了新来的阵地长的厉害。晚上,中扎顿找那个老兵谈心:“军人就得有个军人的样子,这里是边境线,更要注意咱们中国军人的形象。今后不许再这么懒散。你是老兵,要带好头,给其他战友做好榜样。”从此,这个老兵再也没有睡过懒觉,他们的关系也日益密切。

  大雪封山的日子,战士们难以洗衣服。中扎顿找来一个汽油桶,剪掉盖子,洗刷干净,装上雪,放在取暖炉上烤,然后一个班一个班轮流“煮衣服”。对于那些不会洗衣服的独生子新兵,他一个个手把手地教。打这以后,战士们身上穿的衣服,不再从里到外脏兮兮的了。

  从此,雪山哨所上,战士们准时起床后就在宿舍里“跑步”,一二一的口号喊得震天响;开饭前,大家照例要扯着嗓子唱战斗精神歌曲。战士们除执勤上哨之外,主要就是看书学习。在中扎顿的帮助下,先后有5名战士从高山哨所考上了军校或地方院校。同时,大家也看电视、看光碟,并进行象棋、军棋、乒乓球和俯卧撑等比赛,业余生活丰富多彩。最逗乐的,要算是扑克比赛。在这个赛场上,官兵一律平等。平时一脸严肃的中扎顿,打牌输了,同样要受罚喝水。输一把,喝一杯水。有一次,他一人被罚喝了一壶水,可乐坏了大家。歌声与笑声,回荡在寒冬的山谷,赶走了哨所的寂寞与疲劳。

  别看中扎顿管理部队很严,骨子里却洋溢着对战士们深深的爱。哨所往外打电话不方便,每逢重要节假日,中扎顿就用自己的手机,让战士们一个个给家里打电话,报平安,让亲人们放心。冬天的哨所,难以吃到新鲜的蔬菜,中扎顿就让亚东的地方老乡,想办法给山上送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。一向表现出色的战士小杨要过21岁生日了,他花了200元钱悄悄让人从亚东捎来一个大蛋糕,作为对他的奖励。生日“宴会”上,小杨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,就用奶油在阵地长脸上抹了一下,然后大家相互往对方脸上抹奶油,欢声笑语把官兵的心紧紧贴在一起。大家庭的温暖,使战士们把高山哨所与边防阵地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  也许正是寒冷的冬季,孕育了春天里那一簇簇杜鹃花独特的鲜艳与独有的芳馨。而乃堆拉边防的官兵们,就像那平凡的杜鹃花,把根深深扎在脚下守卫的阵地上。

  他回答说:“我本来叫扎西顿珠。扎西,就是扎西德勒、吉祥如意的意思;顿珠,就是心想事成、事事顺利。中扎顿,就是中间的那个扎西顿珠的简称。这是我在内地上中学时改的。当时,由于班上有3个人都叫扎顿,而我排行老二,为了好记,我就取名中扎顿了。”

  从名字谈起,我发现这个28岁的藏族小伙子欣逢盛世,人生旅途真是事事顺利。中扎顿的爸爸当过8年兵,并当过班长,代理过排长。要是他多点文化,也许早就在部队提干了。小时候,聪明、顽皮的中扎顿翻过爸爸的抽屉,发现爸爸穿军装的照片非常英俊、威武,于是他幼小的心灵里就立下长大后要当“金珠玛米”的愿望。他父母一共生了6个孩子,他是唯一的男孩,家里倒希望他不要当兵。可中扎顿在12岁小学毕业前,竟瞒着父母,向当老师的舅舅借了15元钱报考内地的中学,结果一举考上河南郑州第四中学藏族班,这成了他们村里的一大新闻。第一次坐上飞机飞往内地的少年,眼界大开,理想也在飞翔。4年的中学生活,他没有回过一次家,而是抓紧时间努力学习。然后,他又作出一个决定:回家乡日喀则参加昆明陆军指挥学院附属高中的招生考试,又如愿以偿。在这里,他穿上了学员军装服,成为一名准军人。3年后参加全国高校统考,他填的第一志愿就是昆明陆军指挥学院步兵指挥专业,又一次心想事成。

  真正成为一名军人了,中扎顿对自己的要求也更加严格。他知道自己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,必须努力学习更多的知识和技能,才能担负起为国戍边的重任。军校的全部课程,他都以最高的要求去学习。其汉语、英语和计算机课程尤其学得扎实。军事训练,他更是不怕吃苦。8公里武装越野,他总是冲在最前头。有时,他在奔跑时肩上竟替战友背了五六支枪。当看到有战友实在跑不动时,体力甚好的他就用背包带系在他们腰上拉着他们跑。军校毕业典礼上,刚刚入党的中扎顿,胸前又挂上了“优秀学员”的红证章。正是带着这样的荣誉,这个藏族人民的优秀儿子回到了西藏,来到了祖国的边防线上。他说:“我从小就受党培养,在党的阳光雨露下成长着,感到很幸运、很幸福,现在该是为国效力的时候了!”他那发自肺腑的话语,就像乃堆拉的杜鹃那样朴实。

  他憨厚地笑笑说:“就是大风口的意思。乃堆拉就是大风口,冬天刮大风时风速每秒10米还多。”彩霸王五点来料生活幽默

(责任编辑:容声冰箱官方网站)

 
推荐减肥文章
赞助商链接
广告位置